因為你是,我才是第一期試讀

 

Johnson看著那張合上的唇,看起來十分柔軟,淡紅的顏色就似花瓣般艷麗,他想觸碰,伸出指頭的瞬間,理智又阻礙他。他眼前是一個男人,那個男人不是其他人,是他的好朋友。他曲屈的手指帶有微顫,再次提醒自己。

他們是好朋友。 
「起來!」Johnson捏住他的兩頰,躺在他床上的男人吃痛皺起眉頭。
「好痛…」家豪剛睡醒的聲音帶著濃重的鼻音,聲線低沉。
「溫家豪,沒有洗澡就上我的床,你很髒啊,快起來!」Johnson加重語氣指責躺在床上的他,卻沒有任何動作趕走在床上滾動的家豪。Johnson只是悄悄坐在床邊,看起來似是守候著他。
「我洗了腳啦,我真的好累…讓我睡多一會兒。」
「你洗了腳但沒有洗澡嘛!不行,起來!」Johnson輕輕捏住家豪臉頰,稍微用力。
「啊…痛!」被抓痛的家豪頃刻捉住了Johnson,把他拉入自己的懷中,順手攬過他的脖子。家豪得逞吃吃地笑:「那我們一起睡。」
「喂!」Johnson睜大眼睛錯愕道。

Johnson驚慌失措地在他懷裡掙扎,但掙扎只令家豪把他抱得更緊,他把Johnson的臉緊貼著自己的胸膛。家豪低聲得輕笑,那笑聲衝擊著Johnson的耳蝸。Johnson躺在家豪的懷裡,嗅著他身上的沐浴露氣味,淡淡的芬香就似在夢中的感覺,內心被一種甘甜纏繞。
「對,這樣就乖,安靜一起睡。」家豪輕拍Johnson的背,像哄小孩。
「只有今次!」
「噓,安靜睡吧。」家豪把食指指頭放在Johnson的唇間。家豪微笑凝望一眼Johnson後,然後閉上眼,抱著他睡覺。

家豪骨骼粗大,肌肉也硬邦邦,靠住他睡並不舒服。不過,Johnson享受這刻被保護感覺。Johnson自問從小不是弱的孩子,加上他是一個男人,從來沒有想過要被人保護,但是唯獨在家豪面前,他不自覺地想變得軟弱。

家豪正很接近躺在自己的面前,Johnson瞥見他的身軀,萌起想以指頭觸碰他身體線條的衝動。可是,Johnson整個人都僵硬起來,他凝住了。他生怕驚動家豪,小心翼翼抬頭,看見家豪睡得穩、睡得甜,他才敢靜悄悄把憋住的二氧化碳呼出,輕輕呼吸。他稍微靠近家豪心臟的位置,耳朵貼著他厚實的胸膛上,聽著暫時只是屬於自己的節奏。

愛情使一個人變得卑微。

Johnson自從遇上他後,不僅覺得自己卑微,也快變成下賤。家豪是個大咧咧的男生,粗魯,說話不經大腦,做事三分鐘熱度得嚇人,光是得一股蠻勁……單是缺點Johnson已經可以數出一大堆,這個男人真的不討人喜歡,然而,他有一種攝入心魄的魅力似一種毒素慢慢入侵Johnson的體內。

無論溫家豪有多麼的討厭,Johnson都無辦法抽身不管,也只能說一句,他已經中毒已深。這種毒就似糖尿病,沒有根治的方法,你只好學習和它相處下去。有時候,Johnson覺得比起自己,他更在意家豪的事。
Johnson就像一隻住在鐵籠裡的小雀,裡面環境很差,十分狹窄,一點兒也不好住。可惜,偏偏他就喜歡住在裡頭,就連自己也解釋不到為什麼。即使鐵籠大門打開,他都不會選擇飛走。或許,他的羽翼早被折斷。

他喜歡待在籠中靜默地感受著時間的流逝。他不會介意鐵籠被歲月無情摧毀,就算有倒塌的危機,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可以待在籠中,享受在籠中的平凡和自然。

不過,這種安穩不會長久。

Johnson抬起頭就會迎上家豪閉合雙眼的臉龐,家豪眼袋下有淡淡的黑眼圈,下巴尚有些還未刮掉的鬍渣,看起來有點髒,摸上手更是刺刺的。他的臉看起來就是一個充滿男子氣概的頹廢大學生,想不到自己就是喜歡看著這張臉。Johnson看著家豪時,嘴角總不自覺勾起笑意,內心卻湧現酸澀的滋味。

眼前這個男人不會是屬於自己的。

他會在旁邊好好看管家豪,一如以往,他將會和其他人一樣,娶個聽聽話話的老婆,然後有一對兒女。自己會當上他兒女的契爺,買很多很多玩具給他們。這種溫馨的家庭才是屬於家豪的。Johnson願意將自己的戀愛運兌換成家豪將來的幸福。

Johnson微微把手搭上家豪的腰間,他咕嚕一聲,換了個更舒適的姿勢。家豪放開攬住Johnson脖子的手,架在床頭上,讓Johnson可以摟抱著他。Johnson不敢用力,淺淺抱住他。

如果可以,Johnson會選擇停頓在這瞬間。

不過,這種時間可以延續多久?Johnson不敢想。他以好朋友之名義待在家豪的身邊,盡量把在一起的時間延長。屈指一算,他和家豪已經是六年朋友。就讀小學也只不過是六年時間,他已經霸佔了家豪人生中一段重要的時光。

是時候抽身離去。Johnson花了一點時間才把手從他的腰間抽出來,然後爬下床,輕聲關門離去。

良久,家豪睡醒,Johnson已經不在他的懷裡。他睡眼惺忪,搔著自己的頭髮,走出大廳。他看見Johnson在廚房弄晚餐,看著他的背影,家豪內心不禁湧現愉快的心情。家豪走進廚房,把頭依偎Johnson的肩膀上。

「好重!」家豪的頭髮一直搔著Johnson的頸子。
「晚飯?」
「嗯。」
「有沒有我份?」家豪問。
「…沒有。」
「幫我煮啦,BB。」家豪撒嬌抱住Johnson的腰。

無論在別人面前,還是在私底下,家豪都會熱切接近他。家豪似是不介意拿他們之間的親密和大家開玩笑,甚至有時候Johnson覺得他是刻意做給大家看。雖然Johnson不會主動靠近他,但每一次家豪走過來,Johnson心總會暗喜,同時他會努力掩飾自己的愉悅,確保不會露出任何破綻。

Johnson扮作厭惡推開家豪。家豪看著他把蛋醬傾倒在平底鍋上,他正在弄家豪最喜歡吃蝦仁炒蛋。家豪吃吃地笑,熟悉地伸手到廚櫃拿了果仁吃。
「快吃飯了,不要吃零食。」
「你也吃一個,來。」家豪把果仁放在他的唇邊,引導他張口。
「不要,你滾開。」
Johnson看著爐頭的火光,輕聲抱怨:「好熱。」
家豪從Johnson背後探頭出來,用手背為他抹去額上的汗珠,誰料Johnson很大反應地閃避:「喂,不要這樣!」

家豪錯愕,今天Johnson有點反常,他猜Johnson也許是心情不好。
「來。」家豪從冰箱拿了用小杯裝起的冰塊遞給他。家豪的動作太自然,自然得讓Johnson感到害怕,他呆滯地看著冰塊冒出一層冰涼的白煙。 
Johnson從小就有咬冰的習慣,他覺得冰塊的清涼能夠抺走體內的躁熱。小時候他以為別人口中吸冰毒就是指自己這種咬冰行為,童年時的無知令他不敢告訴別人他喜歡吃冰,久而久之,他不會主動告訴別人這個小習慣,但是,家豪就是知道。 
「不用了。」Johnson沒有接過那個小杯。家豪太清楚自己,這一點令Johnson感到擔憂。被拒絕的家豪愕然頷首,把冰放回原處,他不理解今天的Johnson發生什麼事。
「豪…」
「嗯?」
Johnson把爐頭的火調小,裝作自然地問:「你什麼時候找個女孩子拍拖?」

「搞什麼?突然說這些?」家豪一下子把六、七顆果仁放入嘴裡。
「我拍拖了。」Johnson把蝦仁放到鍋裡,鍋裡馬上響起叭啦叭啦的聲音。Johnson語氣淡然,沒有高興,也不是特別悲傷,純粹像報告天氣一樣通知家豪,他有女朋友了。

廚房中飄散著炒蛋的香氣,還夾雜著家豪咬碎果仁的聲音。冰箱運行發出來的嚕嚕聲也因為廚房的安靜而被擴大。

中學四年級時,家豪有一次拍拖的機會,但他放棄了。那個女孩會彈鋼琴,黑色的直長髮,乖乖女的形象,明明有發展的機會和空間,但家豪想也不想就拒絕了。聽說當是家豪十分認真地說:「我不能拋下Johnson。」

Johnson知道後,哭笑不得,他知道家豪只是不喜歡這個女孩才隨意說出的一個藉口,但Johnson暗地裡高興了很久,高興得誤以為他們有可能。那個時候,Johnson想過向他表白,但最後他怯了。浪漫史會開場於相鄰的桌椅什麼的,他從來不信,他深深明白,站在好兄弟的位置是他最好的選擇。

「怎樣的女孩?」家豪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似的。
「同校的,唸設計系。」Johnson低著頭,沒有留意家豪壞笑,他二話不說取出Johnson放在褲袋裡的手機。
「喂!還給我!」Johnson的反應很大,馬上轉身回頭搶,可惜撲空了。家豪的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簡單就解開了Johnson的密碼鎖。

那組密碼,是家豪設定的。

喜歡對他惡作劇的家豪,有次私自改掉Johnson手機鎖機密碼,無論他怎樣質問逼供,家豪都閉上嘴,誓死保護那組密碼似的,他們就像孩童在玩耍,二人在地上滾來滾去,互相糾纏,扭作一團,最後Johnson箝制住他的頸部,令家豪快呼吸不了的時候,他才願意乖乖吐出密碼。之後,Johnson都再沒有改密碼。他不是特別喜歡這四個數字,只是覺得留著家豪的密碼,猶如可以佔有家豪的某一部分。 
家豪解鎖手機,第一時間就按入Johnson的Whatsapp,他十分認真在看,想不到,自己的對話框並不是頭一個,第一個出現的對話框,頭像顯示是一個有化妝的女生。家豪看不清那個女生的樣子,他乾脆按進去。

「哇,不用這麼甜蜜吧,你連Whatsapp Wallpaper也轉成你們的合照。」
「我想時時刻刻都記住她,行不行?」Johnson一手搶回手機,心裡抹一把汗,幸好他早已經和那個女生談好,做好拍拖假材料。家豪嗤之以鼻,他刻意地嘆氣:「我家的Johnson BB 長大了,有女朋友,就不要我。」

他妒嫉又不甘心的語氣讓Johnson聽見好像心中多一根刺。Johnson默不作聲,他討厭家豪這種曖昧不明的態度。
原本以為家豪轉頭就走出大廳,可是他一直站在Johnson背後動也不動,猶如在上下打量他。Johnson盡力把注意力放在鍋上,看著蛋液慢慢凝固,耳朵卻由不得留心聽著家豪的一舉一動。頃刻,家豪慢慢上前,靠近Johnson的背,「叭咚」一聲,他把果仁空樽拋到Johnson旁邊的垃圾桶。

二人相距的位置只有半個身位,Johnson只要後退半步就算撞上家豪。家豪低頭看著他的後頸冒水汗水,再沒有意欲幫他抹去。這時Johnson的手機因為收到短訊而震動,手機磨擦桌面的聲音難聽得很。家豪瞥見是那個女生找他。

「抱歉,我有事先走。」家豪輕拍Johnson的肩,指頭輕輕一握他的肩,又馬上縮手,宛如要和他拉出一般距離。
「你不吃晚飯啦?」Johnson轉身,家豪已經很快步走出廚房到玄關換鞋。Johnson追上前,家豪勾起自己的背包,打開鐵閘,頭也不回離開。Johnson想叫住他,瞬息又抿上嘴,他明白自己要做的不是挽留。

他看見家豪逐漸遠走的模糊身影,心臟好像多了一條疤痕。Johnson以為此刻終於可舒一口氣,誰料內心一陣的憋屈感。當下雖然沒有感到惘然若失,但如像幻聽般聽見碎裂的聲音,隱約知道自己破壞了某種很重要的東西。

Johnson很後悔自己主動接近他、認識他。隨著時間,他們瞭解、熟悉,變得親密,甚至有幾個瞬間,Johnson覺得不可能的事也許有可能發生,存在不應該有的希望。他十分清楚,這種虛假的希望,只會毀掉他們的人生。
他不敢面對家豪失落的表情,他害怕知道家豪真正的心意,家豪任何一個妄然的動作都有機會動搖Johnson的決心。寧願裝作什麼也不知道。明明覺得自己是做得對的,Johnson卻按捺不住,咽喉微微地震動,沉重的呼吸,每一次的吐氣都帶有悔恨。

自從Johnson宣布他有女朋友之後,家豪好像逐漸淡出Johnson的生活。Johnson明白他的意思,他想Johnson有多點時間陪伴女朋友,這種體貼偏偏像利刃狠狠刺傷Johnson。

他們不時會在宿舍的飯堂遇上,家豪一如以往會主動和他揮手,可是他再也不會熱切走上前和Johnson聊天,取而代之,他會和同行的朋友玩得興高采烈。Johnson當然有感到難過,但他會盡力臉露微笑回應他的招呼。不過,當Johnson微笑時,他已經把頭轉過去。

遠處的家豪和朋友開著玩笑,他笑得開懷,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家豪和朋友勾肩搭背,原本那是他的位置,現在的Johnson已經無辦法插一腳加入,如他所想,他們隔著一條空隙。

可能是上天給他們開個玩笑,偏偏今天,家豪的一行人坐在Johnson的旁邊。家豪的朋友認得Johnson,向他打聲招呼就坐下,他們預留Johnson對面的位置給家豪。Johnson看著眼前位置,心想這兒狹窄的空間會使他們桌下的腳相碰。他莫名地緊張,馬上抬頭四處張望。一個人的位置總比三個人的位置好找,Johnson轉頭不慎和家豪兩眼相對。

家豪早就收起愕然的表情,他坐下來前,再次四處張望,再次確認到處都是坐滿人,他勉強地坐下。二人默不作聲,營造了一種怪異的氣氛。家豪的朋友面面相覷。

他們各自玩手機,Johnson把心思放在已經看過一篇的facebook內容上,同時,心裡盤算著離開的時間,半响,Johnson向家豪有禮貌地微笑,逕自走到取餐的地方問了飯堂姨姨拿了外賣盒。Johnson的動作看起來很順理成章,而且他一直保持友好的笑容。

誰料,Johnson自以為自然的表情,在家豪眼中看起來,他只是竭力掩飾自己的窘態。
家豪盯著他,萌生出一種內疚:「喂……你不必這樣做。」
Johnson假裝聽不明他在說什麼,稍微思忖一刻。
「哦,不是啊,我也快要去上課,我在課室吃。」Johnson笑言,輕鬆跟家豪說聲再見就走了。

在坐滿學生的飯堂,唯獨家豪前面的位置空起來,十分突兀。家豪不禁皺起眉頭,空虛落寞的感覺油然而生。

Johnson漸漸不去飯堂吃飯,他選擇在戶外露天舞台,坐在舞台邊緣吃三文治。每天只要到特定時間,他就可以從遠處輕易找到家豪的身影,他還可以說出家豪身上的衣服穿了多少天。Johnson看著他和他的朋友談話,幻想自己也在其中,家豪的笑聲還在耳裡徘徊。唯一得到安慰是,他開始要習慣這種距離,喜歡上這種孤寂。

每天的晚上,Johnson都會躺在床上,習慣地打開自己的Whatsapp看著自己和他的對話框。家豪很少上線,一旦上線也很快離開。Johnson會猜他正和誰談話,他們又是在談什麼。他就像個變態一樣,隔著一個螢幕眷戀著他的文字。

突然看見「輸入中…」,Johnson嚇了一跳,馬上熄掉手機。
「喂。」
一個單字彈出,Johnson的畫面閃爍一下。那聲「喂」恍惚是在自修室偷看他,然後被他發現一樣,被看穿了的感覺十分透骨,有種把你最私密的地方曝露出來的錯覺。Johnson假裝忙碌,沒有馬上回應,他一直盯著那小小的對話框,直至看見他再次下線,Johnson繃緊神經才放鬆。

家豪找自己,這讓Johnson吃驚,他掩飾著雀躍的期待,冷淡回應他一句:「怎樣了?」家豪很快顯示為在線上,他就似一直待在手機旁,乖乖等著Johnson的回覆。
「你在做什麼?」他問。
「找我什麼事?」Johnson感覺若跟他閒談,他們只會回到舊時的狀態,一直都沒辦法脫離。他們之間需要有個安全的距離,疏遠是必然的事。

家豪沒有回應Johnson的提問,而他也沒有消失,他的對話框仍然顯示為輸入中,Johnson莫名其妙有一種焦躁,下一秒,家豪由輸入中變成最後上線時間,貌似把一堆長長的文字刪掉。Johnson皺了一下眉頭,當然,他有失落,但更多是畏怯。溫家豪似乎要講一些不得了的話,這些話足以勾起他的衝動。

忽然家豪又在線上,但一直沒有輸入中,雖然Johnson看不見,但他總覺得家豪是看著他們的對話框。Johnson眼瞄向手機的時間,現在都快凌晨一時。他不想再和家豪沒有意義地糾纏,他發了一條信息給他:「睡吧,好不好?」誰知道,他們兩個都不怎樣睡得著。

「你在做什麼?」家豪再問,擺出得不到答案不會罷休的態度。Johnson嘆了一口氣:「準備睡覺……還可以做什麼……」

家豪瞬間發了一段語音訊息過來,Johnson放到耳邊聽,但什麼也聽不到。
「你有在說話嗎?」
「有啊。」家豪再給了一個恐慌得臉也青起來的表情符號給他。
「別這麼無聊好不好?」Johnson給他一個無奈的表情符號,家豪的惡作劇都好幼稚。

家豪再發了一個語音訊息來,Johnson仍舊聽,也同樣什麼也聽不見。
「夠啦!」Johnson給他一個生氣的表情符號,但看著手機螢幕的他卻是笑逐顏開的。家豪給了他一個委屈的不高興樣子,然後打了一句。

「這次是真的。」

那段語音訊息很長,有三十秒。Johnson在聽,頭十秒仍是什麼都沒有聽見,他以為自己沒有按開始,看一看螢幕看見錄音的確是播放中。Johnson再次放到耳畔,他聽見了。

隔著網絡傳來的聲音,讓Johnson一怔。
「我想你了,怎麼辦……」家豪的聲音顫悠悠輕輕地說,那是發自肺腑的困惑。 
Johnson聽完馬上熄掉手機,手機上的餘溫彷彿不是自己的。訊息若是文字來還好,他也可以有藉口指家豪只不過是傳錯,如今確確實實聽見屬於家豪的聲線吐出令人動搖的話語。Johnson再打開Whatsapp,重覆聽多一篇,他期望自己是聽錯,可是那一句話,怎有可能聽錯,Johnson盯著發光得刺眼的顯示屏,家豪根本就是故意的。

x x x x x 
Johnson第一次知道家豪的存在是中學二年級的夏天。那天很熱,上一節的學生還擠在更衣室吹風扇,男更衣室的氣味總是十分濃烈。Johnson往往會在最後三分鐘才進去換衣服。Johnson進去更衣室的時候,人已經餘下幾個,其中一個就是裸著上身,坐在木長凳上的家豪。他懶洋洋躺在椅上,霸佔著一個風扇。Johnson當時目光略微曳動,不敢直視他。 
中二的溫家豪腹部還沒有肌肉,但手臂的位置已經十分結實。他身為田徑隊,會穿著很短很短的短褲來代替學校運動褲。對於早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的Johnson來說,這個畫面撩起他內心的一股衝動,異樣感逐漸滋長。 
Johnson偷偷深呼吸一下,只想趕快換衣服,早一點離開。他用手指磨蹭自己的鼻尖,盡量控制住自己的目光,

自此之後,Johnson的腦海多次浮現家豪坐在木椅畫面,甚至現在仍然會夢見中二的他。每一次夢見他,都有一股熱流襲向全身,身體有種難以言喻的鼓動。 
家豪跟Johnson說了很想念你之後,Johnson再一次夢見他。然而,今次醒來,Johnson多了一份愧疚,他呵責自己,感覺到自己快被陰霾吞噬。 
「起來啦?」母親拿著掃帚突然撞門而入。
Johnson嚇了一跳:「嘩……媽!」
「早上又不上學,阻住我做清潔。」母親把掃帚用力捅進Johnson的床底,落力把床底的灰塵都掃出來,一下子塵土飛揚。
「媽……我還未起床啦!」Johnson手掩著鼻子,他看見白色的細塵在空氣間飄浮。
「你現在不就是已經起床了嗎!」母親大吼,這是她平時的聲浪,每一次和母親談話也好像快要吵起來,不過母親多次重申她沒有生氣,她會反問你,你第一天識我?我一向都是這樣說話!在Johnson眼中,他的母親是完美演繹了「我大聲不代表我惡」。 
「你在這兒……我怎樣起床!」Johnson尷尬地抓住自己的被褥,他不方便在母親面前走過。
「你要起來關我什麼事!快點起床啦!我要換床單!」母親下了命令後,很快便把地板都掃好,開始拿破布去抺Johnson的桌面和其他雜物。
「唉!行、行、行,床單我自己換了!」Johnson都被母親氣壞,他乾脆抱起被褥跑去廁所。 
Johnson比平日花更多時間在廁所,處理好後還要鬼鬼祟祟找個地方風乾自己的衣物,每一次到這個時候,他都想像家豪一樣住在學校宿舍,起碼當你說不方便,宿友會知道你是怎樣的一回事。Johnson嘆了口氣,把床單換好才出去大廳。 
天下間的母親大部分都是刀子嘴豆腐心,雖然Johnson的母親口裡大聲罵著他為什麼不上課,但母親早已經把外賣早餐放到餐桌上。Johnson的母親看見自己乖乖坐下吃早餐,自然地拿著破布,走去抹餐桌,順勢說教。 
「你啊,經常走堂,我花錢不是給你走堂的。」不過同樣天下間的母親大部分都是超級嘮叨。
「媽,我今天off啊。」 
「off什麼off!你好像天天也off的!」
「媽……」Johnson已經沒有氣力解釋。
「晚上又經常不回來吃飯,你老爸跟我投訴你啊!」母親直接坐到Johnson對面。升上大學後,Johnson一星期有四天都是在外面吃。Johnson不太喜歡和父親同桌吃飯,總覺得和父親有一種隔膜,一起吃飯很多時都處於冷場,大家都沒有什麼話好說,好像大家也有事情隱瞞,感覺十分尷尬。
「那我忙嘛……」
「忙?」母親聽見這個字十分感興趣,她把椅子稍微靠前:「仔,你是不是忙著拍拖?」

Johnson手拿著茶餐廳的奶茶呆滯地看著母親。
母親瞬間挑起眉頭:「即是不是啦,那你忙什麼,浪費時間!」
「媽……」Johnson放下手上的奶茶。

其實關於自己的感情事,他都不知道要如何跟母親坦白。從高中開始不想隱瞞母親,但一直找不到機會告訴她。說穿了,Johnson也在害怕,他不知道母親會是什麼反應。曾經試探過母親,但她都笑笑帶過,好像她在逃避一樣。不過,這麼多年來,她應該會意識到一些眉目,但是她從來沒有過問,也許她只是選擇裝作無知。 
Johnson看著母親頭上的白髮,還記得小時候的母親有一把長而順滑的黑髮,但隨著年紀的增長,長髮已經不合適她,而黑澤的髮絲也慢慢褪變成銀白。 
「媽,要是我拍拖,我會帶上來給你看啦。」Johnson說。
「你記住你自己講過的話啊!」母親吃吃地笑,哪個母親會不想看見自己兒子的未來老婆。Johnson重新拿起杯奶茶,喝了一口。奶茶並沒有如絲細滑地滑進喉嚨,Johnson手握著奶茶:「媽……」
「怎樣了?」母親沒有在意,逕自戴上眼鏡,翻開免費報紙來看。
「我想說……溫家豪他……」平日Johnson不時也會提起溫家豪,這麼多年朋友難免會經常提及,母親並沒有在意,她更沒有留意Johnson怪異的樣子。Johnson一時語塞,有一種壓迫感阻礙他坦白。
「三個橙十二元九毫?剛才在超市也看不見!」母親瞇起眼看著報紙上的優惠情報。
「我會帶上來給你看。」Johnson重複。
「我知、我知……我信你。」母親專心細閱宣傳廣告上的每一個價錢,Johnson吵著她,讓她計算不出平均每包即食麵等於多少錢。
「我是說如果是溫家豪……」Johnson不經意說出,很快又閉上口。說話是想讓對方明白自己表達的事,但有一刻,他寧願母親聽不明白。母親的眼鏡滑到鼻樑中間,眼睜看著她的兒子。

Johnson聳聳肩向母親微笑:「開個玩笑。」
Johnson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十分勉強。母親沒有理會他,翻報紙的下一頁。她好像再看不見報紙上的文字,很快又再翻揭下一頁。

Johnson一直低頭,他看見母親的手偷偷在抖擻。

她想假裝聽不懂,可是按捺不住自己心臟的大力跳動。報紙都被揭到最後一頁,母親悄悄吐了一口氣,她靠著椅背,不敢看自己的兒子,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她仰頭,吐息,再努力也無法拉出微笑。想不到多年的勞碌,會換來今天這句說話。

母親摘下了眼鏡,用掌心胡亂揉搓自己繃緊的臉,說真的,她怎麼會不知道,只是無意間選擇了逃避,她期望時間可以把兒子的心意扭轉。看著兒子愈和溫家豪混熟,她就愈害怕,漸漸明白時間不可以改變這件事。

現實往往比起幻想中更難以接受。由兒子出世開始,她就拼命地給他一個美好的人生,她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錯誤。她反覆在想,可能是因為Johnson小時候看見自己和丈夫吵架,讓他留下不好的回憶,也有可能是自己忽略了他,沒有給他足夠的母愛。明明他是自己生的孩子,可是為什麼現在的感覺這麼遙遠,他還是自己一手一腳撫養成人的那個人嗎?
「你玩玩好了,不要帶回家。」母親說,在她眼中,Johnson仍然只是個想不通的孩子。

Johnson內心激動,但他沒有表露出來,吃力壓抑著情緒。Johnson今年已經二十歲,青少年的迷茫時期早在十六歲過了,他已經接受了自己是這一種人,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Johnson都沒有答話,他無法肯定給母親一個承諾,母親不明白他在堅持什麼。
母親問:「你先還是他先?」
凌亂的思緒讓她組織不到一句完整的話來。
「你先喜歡還是他先喜歡?」母親不想問得如此直白。
Johnson內心顫慄一下,那種感覺就似被老師質問,誰最先開始聊天,彷彿誰先開始,誰就是最錯的那個,要是沒有人開始談話,其他同學就不會吵嚷起來。
「誰先重要嗎?」Johnson反問。
母親沒有回答他,她胸膛起伏更大,凹陷的雙眶凝視著Johnson。Johnson知道母親只想要一個藉口,讓她可以把錯推到別人家的孩子身上。事實上卻不是這樣,若必須有一個人做錯,那個人一定會是Johnson自己。母親抽了一口氣,她躺在椅子上。 
「不要讓你老爸知道。」她說了最能夠代表這個家庭的一句說話。母親頹廢依靠著椅上,猶如被這件事抽空全身的力量。
「你會好的……你會好的……」母親低聲咕嚕,像催眠一樣安慰著自己。Johnson皺起眉頭,母親的聲音讓他感到煩憂。

這不是什麼病,Johnson很清楚,但他無法出言反駁他的母親,看著母親悲愴地抖擻,他的心臟有著被絞碎的痛。Johnson站起來,卻不慎揮倒桌上那杯奶茶。茶色的液體從桌面流到地上,他馬上拿起破布去抹。
「哎吔!你在搞什麼……不用你啦,我來!」彷彿變回一如以往嘮嘮叨叨的母親,她搶去他破布,截住把桌邊的奶茶,再蹲在地上擦拭地板,母親把抹布圍住地上的奶茶。

母親來來回回擦拭著相同的地方,蹲下來的她顯得十分渺小。
「媽!我來吧!」
「不用,你走開啦。」母親說著,擦拭著他的腳下。
「唉,我來啦。」Johnson退後半步蹲下來,打算搶去她的抹布。
「我說不用!你走開!」母親大吼。

母親彎腰跪在地上,瘦弱的背在微微發抖。Johnson抿嘴,他走到房間拿回錢包打開大門,他回頭看見母親仍然軟弱地蹲在地上。

他已經過了單憑衝動就決定一切的歲數。人大了,就要顧慮其他東西。想做十六歲的過去還是二十歲的現在,誰也沒有辦法選擇,成長是不由得自己選擇。 
Johnson無奈地輕輕關上門。

x x x x x

Johnson在大學的影視教學大樓外面的小公園坐著,那兒有一個水池,上面十分特別地擺放著半支大型的金竹葉。Johnson坐在一角凝望金得反光的竹葉,他始於看不明白這件藝術品的意思。

「John?你怎會在這兒?」左手抱著畫架,右手抱著一盒畫筆的女生高興的喚了Johnson一聲。女生狼狽地把東西扔到Johnson的位置旁邊,不小心弄翻畫筆盒,畫筆全部都滾到地上。
「等你嘛。」Johnson上前半步,蹲下來把滾動的畫筆截住。
女生把凌亂的長髮往後抓,偷偷半吁:「我最不喜歡寫生。」
Johnson以一個輕鬆笑聲回應她。

她是Anna,現在的身份算得上是Johnson所謂的「女朋友」。

Anna把畫架放好,開始仔細觀察金竹葉,她高舉鉛筆,用自己的幻想力把竹葉分開上下各一半。Johnson看著她提起的右手,女生的手腕十分纖細,好像稍微用力一點點也會把它們折斷。Anna的淡啡色頭髮散落在肩膀,隨著她的移動,髮尾輕撥在她胸前的項鍊。有一刻,Johnson努力地想入非非,但他真的沒有辦法。

「看什麼?」Anna感受到Johnson灼熱的視線,她轉頭迎上。

Johnson站到Anna的背後,他們有十厘米的身高差距。Johnson微微俯下頭來,撩起Anna的頭髮。Johnson站得十分近,近得感受到Anne的鼻息。 
他們之間洋溢著青澀的青春氣息,Johnson明白這才是正常的大學生生活。Anna盡可能壓抑自己的緊張感。Johnson的尖指輕輕抬起Anna的下巴,Anna恍惚說同意一樣,閉上眼睛。在女生身上總有散發出一種絲綢一般的柔情。

Johnson閉上眼,盡量學習電視劇上的動作,輕輕碰觸女生的唇。他小心摟抱Anna,並和Anna身體稍微摩擦一下, Johnson猶如聽見耳蝸裡有著窸窸窣窣的聲音。他溫柔地輕推開Anna,看著她。 
「你確認是我嗎?」Anna問,她潤澤的黑色瞳孔能夠看透Johnson。Johnson顫抖一下,在這個女人面前他則如同透明一樣。他瞭解到,若他說好,內心某處會因為這句好而出現一道裂縫。 
Johnson突然看見海浪,他最討厭海洋。浪花湧濤磨破礁石,它只不過是憑著海水給它的氣勢招搖作狀。海水拍打岸邊的聲音對Johnson來說十分吵耳,濕潤的空氣讓整個人都不舒服。眼前浩瀚的大海只會令Johnson畏懼,穩健站在崖邊的他也不會選擇坐下,生怕會弄髒自己的褲子,Johnson光是用力以腳趾抓住礁石已經花掉很多的氣力。

「對不起,我做不到。」Johnson低頭。 
「It’s ok.」Anna微笑,她輕拍放在自己肩上那雙顫動的手。Anna踮高腳尖,挽著他的肩摟抱著他,就似母親抱著孩子。 
Johnson和Anna在公園坐多一會兒,他一直陪伴Anna把金竹葉畫好。金竹葉扭曲旋轉粘貼在Anna的畫紙上,Anna說這是她看見的東西,是屬於她的真實世界。 
「很醜嗎?」Anna問,她醉心於畫畫,也愛著自己的作品。
Johnson搖搖頭:「很細膩。」 
Johnson盡量坐近Anna,他的手放在Anna的背後,不時會提起手來輕撫她的背,Johnson只是想感受人的溫度。而Anna並不介意,每一次Anna都會轉頭給他一個眼神或微笑,她是在跟Johnson說,我在這兒。

Anna的笑容甜美可人,可以治癒Johnson內心的刺痛,他得到短暫的安慰。但始終Anna卻無法觸碰他的內心砥柱。Johnson需要的,他想要的,是那種醉人又墮落,一旦陷入則無法脫離的感覺。 
Johnson和Anna道別後,他走到小公園對面的一棟教學大樓,熟悉地從後樓梯爬上三樓,在走廊放輕腳步前進,在某一道門前遠遠站著。他小心翼翼從嵌入門裡的長形玻璃窗偷窺。

Johnson的眼神在搖曳,他在找尋一個迷糊且熟悉的身影。他看見家豪正對著什麼人在笑。在這麼遠的距離看,他的存在顯得更虛幻。混濁不明的感覺融化在自己身上,Johnson嗅到帶有微醺的空氣。 
家豪笑起來時眼睛彎彎的,表情也很寬容,看來他今天心情很好。忽然家豪的目光從同學身上移到課室門前,Johnson以為家豪看見自己,嚇了一跳,整個人僵硬,心臟因過度用力而擠壓出大量血液。家豪認真看著門前,再展開一個笑容,他只不過是看著站在門前的同學。
家豪沒有發現與自已的距離,就是他們之間最安全的距離,Johnson眺望著家豪,太好了,他好好地笑著。

突然課室裡面有人衝出來,Johnson從幻影中徹底清醒。他們下課了。Johnson馬上沿著後樓梯離開三樓,在下一層的轉角位置躲藏。Johnson背靠著牆身,他不明白為什麼要變得鬼鬼祟祟。他很累。 
這時,Johnson的手機在震動,他慌亂起來,Johnson看著來電顯示的畫面,令他更驚慌的是,是家豪打過來的。家豪可能已經發現Johnson站在課室門外偷望自己,Johnson不停在想藉口,他到底要如何解釋這種變態行為。Johnson握住手機,愈握愈緊,難堪的感覺迅速蔓延全身。 
Johnson有期待手機的震動會停下來,但對方卻沒有放棄的念頭。
「喂……」Johnson終於接聽。
「喂!」家豪有半點生氣,是在氣他接電話接得太慢。
「什麼事……」Johnson把聲音壓低,就像在圖書館自修室裡。

明明已經十分習慣家豪的聲線,每一次聽見他跟自己說話,耳朵卻也是癢癢的。

「沒有什麼啊,哈哈,只是剛好我下課……」家豪胡扯一些東西來談,從他的語氣聽出他有一絲緊張和猶豫。
「是嗎?」Johnson回應他一句。
「對了,剛剛你在哪?」家豪問得謹慎。
「為什麼這樣問?」
「沒什麼,只是問問罷了。」家豪說,語氣帶有不滿。

家豪不說話,Johnson也沒有說話,兩個人握住手機,不知道在等什麼。要是Johnson先說再見,家豪也不會糾纏。然而,Johnson不說話,家豪也不會說話。半响,Johnson悄悄嘆了一口氣。無論怎麼看,自己和家豪就似兩個淘氣的小孩子,大家都不想當輸的那個,固執地保住自己的面子。

Johnson悄悄的嘆息,兩個人扯扯拉拉顯得更曖昧。
「你到底……」
「喂!」
Johnson還未把話完整說完,家豪已經截住他的話。聲線的重疊,Johnson頓時閉上口,但換來又是一陣的等待。

Johnson清晰聽見家豪呼吸聲,然後,他說。

「我可不可以見你一面……」他這種卑微的請求讓人憐愛。

Facebook及Youtube專頁

  • Facebook Classic
  • c-youtube

© 2015 by Glastree Press Limited.

​玻璃樹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觀塘巧明街116-118號萬年工業大廈13樓A09室              電話:2612 2748              傳真:3705 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