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罪殺第一期試讀

 

日本 東京

晚上的池袋,車輛和人群的聲音成為這地方的主角。
池袋的高樓大廈並不如新宿和渋谷那麼多,卻熱鬧非凡。
小林誠這個大學三年生,從JR池袋站的閘口出來,往西口的方向前進着。
「誠,你去到西口公園後,使用能力把目標找出來,然後給我指示吧!」
「明白了!」誠回應耳機傳來的女聲。
耳機裏的女性,叫高松由紀。
她正身處於池袋西口公園旁的卡啦OK歌廣場五樓的一間房裏,架着一支M24A2狙擊槍。
「話說,」誠的腦袋裏冒出了一個疑問。「歌廣場那裡的窗戶不是無法打開的嗎?等會你怎樣狙擊?」
「你忘記了我的能力了嗎?」由紀反問誠。
「哦!你打算令子彈穿過窗戶!」
此時,誠已經到了池袋西口公園。
公園中心的噴水池,反照着池袋街頭的淡黃燈光,成為了公園的焦點。
「我們完事後要不要去旁邊的劇場約會?」誠問道。
「現在閉館了笨蛋。」由紀說。「快給我鎖定目標吧!」
「那麼我開始了。」誠背靠着門口的鐵柱。
他閉上了眼睛,同時一股力量在往外散發。
在黑暗的世界裏,他只看到一個人。
一個中年西裝男人在抽着煙。
這個男人叫奥平河野,是一個政客,亦曾經擔任過教育大臣。
他主張教育改革,希望回復到80年代前,令日本人更加團結。
「我把視覺分享給你了,看到那個滿口歪理的人嗎?」
耳機裏並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由紀?」
結果亦然。
「由紀!別玩了!」
誠開始慌亂了。
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誠決定自己動手。
他走到吸煙區,並提起了右手。
此時,從香煙噴出來的煙霧聚集在一起,一般人的視線完全被掩蓋着。
但是,他卻可以看見。
其他人已經開始跑出吸煙區,當然包括河野。
把連帽外套的帽子戴上後,誠走到河野的身後。
誠沒有說話,右手彈出了袖劍,刺向河野的背後。
就在劍刃進入河野身體的一刻,世界開始崩潰。
周圍的一切都被純潔的白色呑蝕,高樓大廈、道路、人群都成為了純白的一部分,就好像世界之始,甚麼也沒有。
這個世界,只剩下小林誠和奧平河野。
對於這個情況,誠已經見怪不怪了。
「你…為什麼要殺我?」意識到自己被殺,河野問了這個問題。
「因為我已經受夠了這種教育制度了。現在的社會講求的是批判性思考,你卻堅決反對。」
「哈哈哈。」河野冷笑一聲。「真是矛盾,你現在是使用所謂的批判性思考把我殺死,是犯法的!」
「只要不被發現就沒有犯法了。」
「所以說,日本愈來愈不和平了。就是這種思考方法,製造了你們這種年輕人。你看看戰前的日本吧!那時年輕人都不問自己利益,團結一致,一致對外!我想要的是日本人再次團結一致!教育是很重要的。回去讀讀歷史吧!小子。」
「我是東大歷史系的。你覺得那時候的團結是好的嗎?」
河野又笑道:「當然是好的!」
誠馬上抽起河野的衣領。
「你這樣會抹殺掉人類的自由意志!」
「如果自由意志不能帶來和平,又有什麼用?」
誠只能沉默着。
之後,河野再也沒有說話。
純白開始退散,把一切都吐出,令世界回到之前的樣貌。
誠馬上離開吸煙區,扮成其中一位逃跑的人。
「由紀!」誠重新呼叫。
「沙…沙…」耳機傳來這樣的聲音。
「我…愛…你…」這是耳機裏最後傳來的聲音。
這只是在日本的故事,冰山一角的故事。
神曾經用七天來創造世界。
現在,神要用七個星期來清洗世界。
接下來,
是香港的故事。
***
2014年8月25日 香港
即將成為大學生的王明喬,左手握着弓把,右手拉着弓弦,注視着前方的目標。
他右手一鬆,箭立刻衝破風的阻力,飛向目標。
箭完美地插中紅心。
「Yoshi!」他興奮地叫了起來。「這次第一名又是我了。」
在他旁邊有個高大結實的男人,他放下了弓,然後說:「去死吧!」這個人叫胡佳,是王明喬的中學朋友。
「阿佳你好弱。」陳婷詩指着胡佳,淡淡地說。
她身材矮小,留着一頭齊耳冬菇頭,看上去並不像中學畢業。
「因為我是力量型的男人!」胡佳摸著他的手瓜說。
「哦。」她沒有理會這句說話。
「詩詩我們要不要比試一下?」陳東拿起了弓,興致勃勃地說。
「No!」婷詩繼續坐在椅子上,身子稍微向前伸。「好累!」
「你今天好像沒做過什麼……」王明喬把身子轉過來,笑着說。
「好累!」
「好的好的。」陳東也放下了弓。「去吃晚飯吧!」
藍天漸漸褪色,變回世界原本的黑色。
在前往餐館的路途上,陳東跑到王明喬的身邊。
「你真的已經不喜歡她了嗎?」
王明喬默默地點了點頭。
陳東所說的她,是指陳婷詩。
王明喬曾經喜歡過她,但了解到自己並不是真心喜歡她,便放棄了。
同時,陳東仍然喜歡她。
「我已經搞不清楚愛情為何物了。」王明喬望着天空,吐出了一口迷惑的空氣。
王明喬到現在仍不知道,自己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
***
「我們7個人,在這個營完結之後,就會各散東西了吧!」餐館繁雜的聲音中,最為突出的就是伍月的這句話。
伍月頭髮長長,是個樣子看上去有點笨的女生。
他們這次是趁開學之前,在這個營裏盡情地玩。
「不會的。」楊曉迪淡地說,儘管她的眼睛有點紅。
「一定不會的。」馬度傑在旁附和道。
其他人都沒有再出聲,這個話題就在嘈雜的人聲之中結束。
王明喬雖然有點傷感,但他並不會把這情感表露出來的。
王明喬站起來並緊握筷子,對準着桌上的蒸水蛋,說:「開飯!」
「可惡!」在王明喬伸出筷子之際,胡佳亦站了起來。「居然搶我水蛋!」
王明喬把筷子插進水蛋中,把水蛋挑了起來。
胡佳亦伸出筷子,搶奪其水蛋。
此刻,王明喬眼中的世界開始改變。
胡佳的筷子移動得非常緩慢,可是自己的手的移動速度也變得跟胡佳一樣。
筷子作為王明喬盛載水蛋的唯一工具,無法用作抵禦胡佳的武器。
王明喬的腦部加速使他擁有更多的思考時間,但初次進入這狀態的他卻不知所措。
胡佳的筷子接觸到王明喬的筷子了。
這次出現了只有王明喬看到的東西,是在兩對筷子的交集點上,出現了微小的火焰。
看來王明喬的狀態不能持久,下一秒,蒸水蛋被炸飛到半空中。
眾人都呆了起來,這小爆炸亦吸引了其他的營友。
但事情還未完結,在下一秒,伍月突然大叫。
「好熱啊!蒸水蛋好熱啊!」
她一吐,吐出了燒焦的蒸水蛋。
不,這叫燒水蛋。
在晚飯時間結束之後,老闆娘發現所有桌子上的蒸水蛋都沒有人吃。

***
「我看到的。」回到房間之後,陳婷詩馬上向大家說。
「你把時間減慢了。」她指着王明喬說。
王明喬點了點頭,但同時亦感到疑惑。
「我剛才沒有特別想什麼,但時間卻突然減慢。」王明喬坐下來說。「你又是怎樣看到的?」
「難道是超能力?」馬度傑笑說。「你們是在開玩笑嗎?」
「你認為蒸水蛋會爆炸嗎?」楊曉迪反問道。
馬度傑只好閉上嘴巴。
「即是阿喬你現在有超能力?」胡佳問道。
「應該不只是我吧!」王明喬望着陳婷詩說。
陳婷詩點了點頭,說:「我應該也有。」
「我剛才思考的速度好像加快了……」王明喬說。
「而我則可以看到你看見的東西。」陳婷詩看了王明喬一眼,然後閉上了眼睛。
「嘩!原來我這麼矮。」陳婷詩之後再張開眼。
「你……盜取了我的視覺?」王明喬問道。
她點頭。
在場的7人雖然心中都感到不可思議,但卻沒有露出什麼驚訝的表情。
「那麼爆炸又是什麼事?」胡佳問道。
「是你……」王明喬回應道。「是你的超能力吧!」
胡佳有點質疑。
「伍月你也有的對吧!」王明喬望向伍月。
「什……什什什麼?」伍月慌張了起來。
「那時……」她食指在指劃着嘴唇。「我只是想吃蒸水蛋……」
氣氛突然僵硬起來。
伍月伴隨着驚訝,把嘴巴張開得很大。
接著,楊曉迪手上的QQ糖,飛奔向伍月的嘴巴裏。
伍月咕咕的把QQ糖吞下。
伍月意識到自己的動作,雙手趕緊把嘴巴捂上。
「是吸收?」胡佳詢問道。
大家當然都陷入了迷惘之中,但其實最迷惘的是沒有超能力的三位。
其中一位迷惘者陳東打破了沉默:「為什麼你們會有超能力?」
到底是為什麼呢?
大家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王明喬意識到,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物都是沒有原因的。
在所有思考的盡頭,都會卡在「為什麼會出現這個世界?」的難關。
因為有神嗎?
那麼神為什麼要創造出這個世界?
「喂!」大家的思考被胡佳打斷了。
「你們看看窗外。」
世界在崩潰。
樹木、房子、途人,一切一切都被純白煙沒。
這份純白正逼近他們七人。
「救命啊!」伍月大叫道。
一切都被純白煙沒……
除了他們七人。
***
在這一望無際的純白世界裏,就只剩下他們七人。
如果說什麼最接近世界的本質的話,應該就是這裏了。
就如白紙一樣,沒有任何的圖案,沒有任何的事物去定義這個地方。
「大家好!我是神。」天空中傳來了一把這樣的聲音。
「你們應該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亦是最不幸的人。」
「你是誰?」馬度傑問道。
「我不是已經說了我是神嗎?我相信你中文聆聽一定不合格。」
「你有什麼目的?」陳婷詩問道。
「廢話少說,我現在把合約展示出來。」
在這個白色的空間裏,突然彈出了一個巨大的屏幕。
屏幕上寫的是:
我把神力賜予你們,你們也定必為我奉獻。
我為你們帶來好處,作為交易,請為我帶來好處。
要殺掉七個指定目標,一個目標為時一個星期。
時限完結亦未完成目標,視為毀約,全員死亡。
以上。
「抱歉因為原文是拉丁文所以翻譯得很怪。好吧接下來放出第一個目標的資訊。」
屏幕上的字變成了這樣:
目標:向文革
性別:男
年齡: 47
在這些字的旁邊,還有這個人的大頭照。
眉粗,臉大,四方臉。
總之一看就像個賊。
「你是在開玩笑嗎?」馬度傑完全不相信現在所發生的事。
「我肯定是在做夢。」胡佳也明顯地不相信。
「你們可以不相信,但我會在9月1日把你們殺掉。」
神現在無疑地是在威脅他們。
「我想問……」楊曉迪就像個中學生般,舉起手進行發問:
「我們7個人都有超能力嗎?」
楊曉迪說話時,聲音有點抖。
「是。」
神說。
此時,椅子、桌子、房子等這些東西,亦漸漸從純白的空間的地上長出來。
世界又回復原狀了。
神到底是什麼呢?
他們7人,開始各自思考着不同的問題。
***
2014年8月26日
王明喬把眼睛張開。
他的視野裏,只有模糊的白色天花板。
「果然是夢……」他自言自語着。
他四處張望,發現其他人都仍然在熟睡之中。
他決定到外面散步。
王明喬一走到室外,就馬上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
難得來到這裡,能夠遠離市區,避開混濁的空氣。
王明喬他喜歡這個地方。
他總覺得,自己的意志和這裡很接近。
這是真實的感覺。
現在是早上六時,在室外的只有王明喬一個。
他很享受這個時刻。
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一個。
「啪!」突然,有人拍了王明喬的肩膀一下。

「一起散個步好嗎?」王明喬一轉身,看到的是馬度傑。
***
「昨天發生的事情,是真的嗎?」
王明喬聽到這句話,嚇得睜大了雙眼。
這時他終於意識到,昨天所發生的事情是真實的。
集體幻覺?應該沒有可能吧!
「嗯。」王明喬點了點頭。「應該是真的。」
馬度傑不太明白王明喬為什麼接受能力這樣高。
「為什麼你可以這樣肯定呢?」
「直覺吧!」
王明喬面對任何事情,都會樂觀面對。
DSE放榜那天,他收到自己的成績時,先是有點傷心,之後就平伏下來了。
20分,不高不低。
但王明喬仍然深信明天會更好,仍然相信世界會有所改變。
至於馬度傑,如他所願,有25分,進了他希望的會計系。
可是他的心情,並不像王明喬那樣輕鬆。
他身為一個現實主義者,並不會對一切都那麼樂觀。
「接下來,我們到底會怎樣呢?」馬度傑提出了這個問題。
不,其實他們7個人的心中,都存在着這個問題。
「會來一場緊張刺激的大冒險?」王明喬開玩笑道。
「你看漫畫看上腦了!」
「嘿嘿。」王明喬笑了一笑。「我們回去叫醒那班女人吧!」
***
同日 上午10時27分
麥理浩夫人渡假村裏的工作,其實有點無聊。
守在門口的那個警衛阿姨,一直坐在門亭,有人出入營舍就叫他們登記,沒事做的時候就玩玩手機發發呆。
「不好意思,我想問這裏有沒有一個叫李天耀的人。」
一位廣東話帶大陸口音的男人很有禮貌地問道。
但當然,他們是不能說的。
「恕我不可以把資料給你們看。」
男人的表情有點失望。
「是嗎?那就抱歉了。」
男人在衣袋裏,掏出了一把手槍。
「呯!」
子彈從槍管裏衝出來,穿過了警衛阿姨的頭顱,和血漿一起刻印在牆上。
「我們要速戰速決。」男人一邊翻着文件一邊說。
隨後,有另外四個壯漢在遠處過來。
「找到了。我們開始吧!」男人裝好子彈,和另外四人一起前進。
他的名字,是叫向文革。
***
同日 上午10時28分
「呯!」
是槍聲。
在射箭場的王明喬、胡佳、陳東和陳婷詩都被嚇了一跳。
「什麼聲音?」胡佳問道。
王明喬沒有放下手上的弓箭,直接走出去看發生什麼事。
「喂!」他被射箭教練喝止。「別把弓箭帶走!」
一走出去,他就看到一班拿着手槍的男人。
「是我們的目標!」王明喬此刻可以肯定昨天的事情是真實的。
對面四人馬上舉起手槍。
「呯!」
集中注意力。
原本速度超快的子彈,在王明喬眼中,像煞了車一樣,緩緩地飛過來。
理性地分析的話,他現在手上的弓箭根本對付不了對面的五個人。
在子彈飛過來的同時,王明喬的移動速度也極為緩慢,他只好馬上蹲下,避開子彈的軌跡。
但王明喬的能力只能到此刻為止。
子彈突然加速,從王明喬的頭上飛過。
「你們在幹什麼?」射箭教練大喊道,並拿起弓箭。
殺不了的!
這種想法馬上浮現在王明喬的腦海裏。
「走吧!」陳東說,並拉着他們的手。
王明喬他的腳軟了起來,由胡佳拉着手離開。
下一秒,子彈穿過了教練的頭顱。
殺不了的。
「一個都不能留下!」向文革向他的同伴說道。
***
同日 上午10時33分
王明喬他們四人跑回了自己的營屋。
期間他們一直都聽到槍聲。
「我們很快會被他們殺掉的!」陳東不時說出這種說話。
「伍月他們呢?」胡佳問道。
「他們在餐廳裏……」陳婷詩閉上了眼睛,連接到其中一個槍手的視覺。「那個人想殺了他們。」
他們都明白了。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去救他們吧!」王明喬雖然腳軟,但仍然說出這句話。「用我們的超能力去救他們吧!」
「我們會死的!」陳東說。
「他們不是我們的朋友嗎?」王明喬說。
「再加上我們待在這裡,最後也只會被他們殺掉。」陳婷詩打開了營屋的門。「快走吧!」
即使心裏是十分害怕,但他們仍然踏出了這一步。
他們為的是什麼?
我們仍未知道。
啊。
這時我們可以知道,在王明喬的內心中,名為正義的種子開始萌芽了。
***
2014年8月26日 上午10時28分
麥理浩夫人渡假村裏的工作,有時候真的會很悶。
在辦事處裏,有一對情侶在親吻。
辦事處主任剛走開,他們就捉緊這個機會。
雙方的嘴唇都緊緊結合,口水互相交融,體溫亦不斷上升。
其實他們一早已經想辭職了。
「呯!」
槍聲仍然無法打斷他們。
他們的激情,在這一刻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美麗的。
任何事情也無法阻止他們的激情。
「呯!」
這次的槍聲十分接近他們。
女方的動作已經停下,但男方激情仍在。
「呯!」
在精神上,他們仍然是在親吻的。
子彈雖然穿過了他們的肉體,但卻沒有破壞他們的靈魂。
但這只有他們才可以理解,對於開槍的向文革,根本沒有任何的理解。
向文革拿起枱上的簽到簿,數了一數。
「還剩下43人。」他回頭向他的同伴說。
***
同日 上午10時40分
餐廳裏,桌子、椅子、牆壁等的一切一切都被染上了鮮紅的血跡。
餐廳作為一幅畫布,被塗上血紅色,而顏色的原料則作為裝飾,襯托着這一幅畫作。
屍體。
滿地都是屍體。
對王明喬來說,眼前的這副景象並不真實。
王明喬他從來沒有想像過這景象。
陳婷詩她沒有直接望向那些屍體。
胡佳他封印着恐懼,看看地上的屍體。
「他們……不在這裏。」
仔細數數,地上有13具屍體。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陳婷詩她拿起電話,看到的是伍月打來。
雖然電話一格訊號也沒有。
***
同日 上午10時35分
人面臨死亡的時候,會有什麼的感覺呢?
馬度傑和楊曉迪所感受到的就只有恐懼。
被四個人用槍指着,他們嚇得眼淚和汗水並流。
下一秒,他們隨時會落得和地上那些人一樣的下場。
「30。」向文革他沒有任何表情,準備扣下扳機。
「等等!」馬度傑突然大叫起來。「臨死之前讓我說句遺言可以嗎?」
向文革他鬆開了扳機。
「我……」
馬度傑心想,他現在看見的事情是真實的話,那麼昨天發生的事情也應該是真的。
那麼,他自己也應該有超能力。
他的超能力是什麼呢?
知道了的話,他們生存下來的機會率就會大大上升。
「我其實一直都很妒忌那些人,那些樂觀的人。」
向文革慢慢地把手槍放下,好像對他的說話很感興趣。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有辦法扭轉現在這個困局吧!」
「他?」向文革再次開口說話。
「我的朋友。」
「但是他扭轉不了。」向文革重新舉起了槍。
原本有點放鬆的楊曉迪又再次哭起來了。
「嗞嗞。」掛牆電視突然自動開啟了。
這使得那群槍手分了心。
「傑!迪迪仔!」在他們的後方傳來一把女聲。
「呯!」向文革扣下了扳機,子彈隨即飛向他們。
接着,奇妙的事發生了。
馬度傑和楊曉迪,同時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往後拉,飛到了餐廳的後門,避開了那一顆子彈。
「What the hell?」在向文革身後的男人感到驚訝,用中國口音說了句英文。
向文革並不感到驚訝,反而輕輕一笑。
至於馬度傑他們,抬起頭後,看到了伍月。
「伍月你救了我們!」馬度傑他滿懷感激。
但另外兩人震驚地張開了口。
「傑你的樣子……」楊曉迪拿起手機,讓馬度傑照一照自己的樣貌。
映射在手機上的,是向文革的樣子。
***
同日 上午10時42分
「就這樣,我們逃到了卡啦OK房裏……」伍月的聲音仍然很緊張。
「為什麼你們不直接逃走?」陳婷詩問了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門口……有一個人守着。」
「我們為什麼一直不打電話報警?」胡佳忽然突破了盲點。
「這裏根本沒有訊號。」電話裏頭轉成了一把中年男人的聲音。「緊急電話也打不到。」
他們心裏想,沒有訊號的話,根本沒有可能打電話。
「喂!沒有訊號的話你們是怎樣打電話過來的?」胡佳,其實不只是胡佳,其他人都是想問這個問題的。
「我……感覺到。」這次楊曉迪拿起了電話。「我好像能夠控制這些電子的東西,但是範圍很小……」
換句話說,即是她的超能力也覺醒了。
雖然他們不太相信,但也仍然要相信。
「另外阿傑他也有超能力……」楊曉迪接着把電話轉交給馬度傑。
「嗯!我可以變成任何一個人。」
其實他們已經不會感到奇怪了。
他們只是有點擔心那個阿叔會怎樣看他們。
「其實……我可以拜托你們一件事嗎?」
那個阿叔走近手機。
「可以幫我殺掉那個男人……殺掉向文革嗎?」
***
同日 上午10時50分
「等……等一等!」這個女人跪在地上,舉高了雙手。
向文革他已經殺到去羽毛球場了。
他把槍口指着這個女人,食指輕輕停留在扳機位置。
「為什麼你們要殺人?」
向文革再次笑了,說:「為了正義。」
這個女人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呯!」槍聲響起後,他接着說:「23。」
向文革頭也不回,和他的同伴離開了羽毛球場,往康樂館的方向進發。
「天使啊!我的任務完成了之後就可以得到解放了嗎?」他按着掛在耳朵的耳機問道。
他好像收到了回應,繼續微笑。
***
同日 上年10時53分
陳東他也覺醒了。
現在眾人都在卡啦OK房裏把玩着自己的袖劍。
沒錯,這東西是陳東他造出來的。
他只要有原料,就可以造出任何的東西。
而這把袖劍,他們需要扣上手帶,把劍隱藏在衣袖裏。
只要手指尾一拉,劍就會彈出來,刺中目標。
「大家準備好了嗎?」王明喬問道。
他們為了「正義」,為了自己的性命,要開始去把這個「罪」殺掉。
到底接下來,他們會怎樣呢? 「正義」,到底會是什麼形狀?

Facebook及Youtube專頁

  • Facebook Classic
  • c-youtube

© 2015 by Glastree Press Limited.

​玻璃樹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觀塘巧明街116-118號萬年工業大廈13樓A09室              電話:2612 2748              傳真:3705 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