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 TakeAway魔法外賣第一期試讀

 

第 1 章 「倒霉」

轟!轟!轟!

一聲接一聲的炮轟不斷地向棄置舊城區的方向發射。炮火和煙霧中冒出兩個身影,火光之下可以看到這兩人身穿著外賣員的制服,而制服上繡有「紅心六芒星」徽章。這代表兩人可不是一般送快餐的外賣員,而是來自魯恩的「Magic TakeAway!」魔法外賣店的的外賣員。

炮火一直追著兩人轟炸,像是要置兩人於死地似的。

兩位外賣員,一個擁有一頭淺棕色鳥巢形短髮,帶著「Magic TakeAway!」外賣袋子的斯文小男孩,而另一個則是留有直長番茄紅色頭髮,手上戴著十多串魔法珠鏈的漂亮女生。男孩看上去比女孩少幾歲,他一面驚慌失措,雙手緊抱著女生的腰。女孩則十分鎮定,一面抓緊男孩,一面揮動手上僅餘的魔法珠鏈,口中唸唸有詞的施起咒術來。

隨著女孩的施咒,其中一串魔法珠漸漸發出微光,光團突然包圍兩人,一瞬間,兩人就和光團一起消失了。舊城區的一幢廢置大廈裏面出現和剛剛一樣的光團,光團中出現那兩位外賣員,女孩扶著男孩躲到一幅牆後面。
外賣員被攻擊的情境其實一點都不稀奇,因為這不是一家普通的薄餅外賣店或快餐外賣店,而是「Magic TakeAway!」魔法外賣店。

也就是說這兩位外賣員,甚至店裏的所有人,都被認為是邪惡法師或是他們的同黨,是和萬惡的魔法有關係的人。至少在大部份崇尚科學的國家裏,對這些法師的餘孽自然是人所共憎。更別說兩人現在所在的是泛高,一個曾經因魔法而發生嚴重不幸事件的國家,人們當然恨不得置魔法於死地。而且這國家並沒有武器禁制的法律,所以在這裏看見槍林彈雨的情境實屬平常,外賣員在這裏被橫槍掃射也是見怪不怪,但有趣的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外賣員因此而被幹掉。

「到底這是什麼該死的外賣店來的?!」小男孩看自己身上被燒破了幾個洞的制服,用手輕輕碰著自己的傷口,喘著氣說:「送外賣竟然……竟然會被人追殺!這也太離譜了吧!」

「加百列先生。從開始到現在,從來就沒有人逼你加入店子,更沒有人逼你跟我來送這特別的訂單,是你自己硬要跟來,說要跟大姐姐我好好學習的。」

女孩查看腰包中的物資,微笑說:「我可不是沒有勸告過你的啊。出發前我不是已經再三警告過您這一次我送的是十分危險的訂單來的了嗎?」
「蕾姐姐,我……」加百列頓時變得啞口無言。

他心想:「要是當時我不是找不到工作,又貪圖這家店子薪金豐厚,而且有極高的送外賣附加獎金,就不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事情可要從三天前的早上說起。那是一個美好的早上,天朗氣清,陽光從窗外照入加百列的房子裏,為這冬日的早上添上幾分暖意。

鈴鈴鈴!鈴鈴鈴!

加百列按停床頭櫃上的鬧鐘,準備迎接這本來很美好的新一天!

他一張開眼晴,便看到一個小女孩正站在他的面前向他微笑。這個女孩束著兩條小辮子,穿著一條黑色的裙子,樣子十分可愛,而且笑得非常的甜美。

咦!不對!這房子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他的媽媽同住,但他的媽媽早在三年前已經離家出走,沒有再回來過,而他也從來沒有把鑰匙借給任何人。所以,那這個女孩是怎樣進來的呢?他這時才終於覺得不對勁。
他立刻坐了起來,正想要問個明白:「你…」

「早安哦!你是叫做加百列‧安達,沒錯哦!」加百列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些什麼,這女孩就已經截住了他。

「嗯!但…」

「你媽媽叫凝 月宮也應該沒有錯哦!」女孩並沒有等他把話說完。

「是的!那….」

「不必問我是何時和如何進來的,這並不是重點哦。重點是我是你媽媽的『好朋友』哦。」女孩一邊繼續說,一邊拿出她的太陽眼鏡並戴上。

加百列這時才察覺到原來小女孩後面有幾個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太陽眼鏡的彪形大漢。大漢們向小女孩行禮,看樣子小女孩似乎是這些大漢的首領。他開始有不祥的預感。

「事情是這樣的,你的媽媽在我們賭場玩了幾注,但手氣好像不太好,所以就欠我們一點點錢……」女孩一邊說一邊招手,手下的其中一個大漢立刻拿出了一卷紙。
加百列覺得愈來愈不安,看來親愛的母親大人應該又為他帶來新的「驚喜」了。

「其實欠款的數目真的並不多,只是四十萬布尼而已哦。而且我們賭場也十分照顧我們最尊貴的客戶們,我們會給你最優惠最人道的三天歸還期限。」小女孩玩弄手中的紙卷,微笑說。

「哦!只是區區的四十萬布尼…而且有三天….」加百列唸著唸著,覺得好還很合理。回過神來才突然發覺這次糟糕了。他激動地說「什麼?四十萬布尼?能買到整條街了耶!還要三天內還?你們賣了我也沒有這麼多錢呀!」

「其實你不用太緊張哦。因為就算籌不到錢也絕對不要緊的哦。因為我們集團的業務十分多元化,除了賭場外還有經營男公關公司,而且生意很好哦。很多有錢的太太都經常光臨本店,真是夜夜笙歌,快活無窮哦!」

女孩走前一步輕輕逗了他的下巴一下,略帶曖昧地說。

「如果你來我們的男公關公司工作抵債的話…..靠你帥氣的臉蛋,只要好好工作,應該半個月就可以還清……利息哦!呵呵呵!」
「要……要我做男公關?」加百列被嚇得跳到旁邊的小櫃上。

他的腦海中慢慢浮現出自己穿著男公關那閃閃發亮,把鈕子解到肚臍的襯衫,坐在一堆像肉球般肥胖的有錢太太當中的恐怖畫面,想著想著他都快要吐出來了。

「這是你媽媽簽下的欠單副本哦。」女孩看著他害怕而難受的表情,微笑著攤開欠單紙卷繼續說:「你可以慢慢的確認一下,但不要太久哦!因為三天的時間老實說可真的不長喔!」

「要說的我都已經跟你說清楚了,三天後我會再來拜訪你的。到時候我會帶制服來給你試試的哦!透視的款式應該很適合你哦!呵呵呵!」女孩跳上其中一個手下的膊上,然後和手下慢慢的走向大門。

「我想問……」

「哦!忘了告訴你,你的媽媽離開前還在我們賭場借了多二十萬布尼作旅費,說都算到你頭上就可以了哦。你記得三天後要一併還喔。Bye!」

「什麼?!」加百列完全不能接受這個額外的驚喜。

「看來……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去做男公關好了。」他絕望的說。

女孩和手下離開後,他看著這空虛得差不多只有四面牆的房子,再看看地上如布匹一般長的單據。欠單上一行又一行的欠款出現在加百列眼前,絕對是空前的壯觀,加百列希望這會是媽媽回家前的最後一次。

這些沒完沒了的債務,打從加百列十四歲「基礎學習」畢業,可以合法工作,而媽媽突然離家出走以後就從來沒有間斷過。每天為這些債項努力打工,彷彿已經成為他的義務,甚至他的人生意義。

但他從來沒有怨言,因為至少這讓他知道媽媽還平安沒事,對他來說這樣已經足夠。但這次的巨額欠款真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將以前所有債務加起來都不及這一次的多,而所有債務加起來都夠他在魯恩買下兩條大街了。

「唉!到底這打工還債的日子何時才會完結?我的人生就是為了還債嗎?」他絕望的嘆氣,「其實我最想問的是…」

「媽,你又在哪裏了…」

絕望歸絕望,但債還是要還,工作也還是要做的。加百列很快就收拾心情,出發到咖啡廳上班了。

魯恩是加百列所住的城邦,是南方聯盟其中一個最繁榮的城邦,是個新舊建築縱橫交錯的地方,有獨特的景色和純樸的風氣。而他所住的就是這兒最平的出租房子,是舊區中最舊的一幢。這幢房子看起來好像是快要塌下來似的,但他住了快要兩年也還沒有塌下,所以應該是還好的吧。

到了咖啡店後加百列立刻就換上了制服,到調配飲料的櫃檯準備工作。「今天也要努力哦!」莉兒微笑著向他說。她也是這裏的服務生,是加百列目前唯一的好朋友。

「嗯!一起努力!」他回答說。

其實為了幫媽媽還之前的債款,他已經每天做五份兼職,除了咖啡廳服務員外,他還做地盤工人、洗衣店店員、餐廳洗碗工和工廠搬運員。扣除工作的時間,他每天就只有四小時可以睡覺。在今天這新債項來臨前,他的舊債雖然才還不到一半,但只要努力工作還是可以在30歲前還清的。但加上這次的新債項後,恐怕他70歲前也不用想退休的事了。

咖啡店的工作是五份工作中他最喜愛的一份,因為這已算是他最輕鬆的一份工作,至少需要的勞力是最少的,而且調配咖啡可是他最擅長的事。小時候媽媽經常都教導他關於咖啡的事,所以每種咖啡的調制方法、材料和份量對他來說可是閉上眼睛也絕對不會弄錯的。

今天的生意不知為何特別好,早上開門才不到十五分鐘,店子已坐滿了客人。加百列忙碌地不斷調制咖啡,雖然單子很多,但他一點也不覺得混亂,專業的他可連半杯都沒調錯,每杯的份量也絲毫沒錯。

「喂!這是什麼爛東西呀?是給人喝的嗎?」所有客人及服務員的目光都落在那大喊叫喝的客人身上。這個客人身型魁梧,一頭蓬鬆的橙紅色長髮,粗粗的眉毛和一把紅紅的鬍子,外貌看約是四十多歲。

「看什麼看?想討打是嗎?」那位客人瞪著其他客人,大力拍打面前小茶几放聲大喊,杯子隨即被他弄得掉到地上,碎得一地都是。

客人們都嚇得立刻把頭轉回去,不敢再望;莉兒則連忙走過去不斷地向這位客人道歉和馬上拾起地上的杯子碎片。但這位客人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問題根本不在咖啡,而在他本人身上。他打從一開始就一直色迷迷地看著莉兒,現在更借故向她毛手毛腳,還要求她坐下來陪他喝咖啡。莉兒既尷尬又不想把事情弄大,不知如何是好。

「你想幹什麼了?想要搗亂是嗎?你這無恥的混蛋!」加百列也很想這樣走出來,指著那個客人大喝,可惜他完全沒有膽子這樣做。

這緊張的情況下,他的心思都放在了莉兒和那客人身上,完全不能專心調配咖啡。分心的他竟把調配好的咖啡倒在拿著杯的手上。因為手太燙,一個不小心就滑手把調制中的咖啡潑了出去,剛好請那位跟莉兒玩得正開心的紅鬍子客人喝得一臉都是。

「是誰?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向老子我潑咖啡?是活得不耐煩了?」

眾客人同時指向同一個人。

沒錯,這個人正是剛剛「勇敢仗義」的英雄加百列!那位客人推開莉兒,摸了一下他臉上的紅鬍子,瞪大眼睛,暴跳如雷的走向加百列,兇得就像要殺了加百列似的!

「不…不是這樣的…我…我…」

加百列看前面的大惡人,已經整個人都呆住了,完全說不出話來。他知道不幸的事又要發生在他身上了……
經過一番「激烈」的打鬥後,咖啡廳裏的客人全都被嚇走了,店裏只剩下一片混亂。雖然加百列受的傷不輕,但都是皮外傷,並沒有大礙。可是店主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身上,當場便把他解僱了,慶幸的是店主沒有要他賠錢。說真的,這場打鬥一點也不激烈,因為全程都只是毫無還手之力的加百列在捱打。

有在場的客人說這個搗亂的客人應該就是在鄰近城邦萊因斯臭名遠播的惡霸─「紅鬍子懷旦」。

萊因斯這個地方和魯恩只有一山之隔,但卻是一個出名的罪惡之城,治安一直都很差,壞人滿街都是,是個最糟糕不過的城市,和魯恩的和平繁榮完全是天淵之別。

懷旦在萊因斯可是最有名的壞份子,他恃著自己是某侯爵的手下,常常狐假虎威,借侯爵的名號不斷四處橫行霸道。他的臭名連魯恩和其他鄰近的城邦也無人不知,但過往他都只是在萊因斯搗亂,想不到這次他竟然來到了魯恩。真不知他為何突然就來了,但可以相信魯恩短期內都絕對不得安寧。

加百列得罪懷旦的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眨眼間已經成為魯恩的全城熱話,城裏幾乎無人不知這件事情。懷旦在離開店子前更警告全城:要是哪個店子膽敢僱用了這個人,那就是跟他過不去,他定必把這些店子夷為平地!

大部分的老闆都只是平常人,只想好好的做生意,都不想惹麻煩,尤其是懷旦這類大惡霸。結果,加百列的其他四份工作都因為老闆們不敢和懷旦過不去,全都在加百列未到門口前就準備好掃把在門前「歡送」他,像送瘟神似的。對現在的加百列來說,沒有工作是絕對活不成的。他努力了整個下午,走遍整個魯恩的大街小巷,幾乎去遍所有店鋪,希望可以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可惜「紅鬍子懷旦」實在是沒有人敢招惹,結果還是沒有人敢聘請加百列。絕望到極點的加百列拖著沉重的腳步,垂頭喪氣地走在市鎮大街之上。在夕陽的映照下,長長的身影更加顯出他的凄慘。

「唉……還有更倒霉的事情在等著我嗎?」

誰知話才剛說完,不幸又再來找他了。他踩到地上的一個玻璃瓶,失了重心,連滾帶碌地從魯恩大街的街頭直滾到大街的盡頭,直到撞在市中心的佈告板上才能停下來。

「嗚……看來我還是準備去當男公關好了……」
大字形趴在地上的加百列眼框都紅了,他把頭抬起來,慢慢的爬起來。這時他留意到佈告板上的一張白紙,看著看著文字竟漸漸的浮現在紙上,原來這是一張招聘告示。他站起來專心地閱讀佈告板上的這個告示……

 

Magic TakeAway!現招聘外賣員一名,要求如下:
1. 必須在本日內被解僱五次。
2. 必須欠下巨債,而且急需在三天內還清。
3. 必須霉運透頂,得罪城中惡霸。
4. 必須快要被逼成為男公關。
薪金為一個月60萬布尼!
有意應徵者請帶同通告到城東小山邊的『 Magic 
TakeAway!』 面試。

 

這……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吧!這些不知所謂的要求真的是招聘要求嗎?又真的有人可以達到這麼奇怪的要求嗎?

有!這就是眼前的加百列先生,他竟然一項不漏的完美達到所有條件!而且招聘的薪金也剛好足夠他償還債款。這對他來說是一份多吸引多合適的工作呀!他毫不猶疑地拿下通告飛奔到城東小山邊的 「Magic TakeAway!」。

 

第 2 章 「應徵」

急於找到工作賺錢還債的加百列以他的最快速度直奔出城。雖然他從來沒做過外賣員,也不太清楚這工作到底是要做些甚麼,但不管這個招聘有多麼的不合理,他還是對這份工作滿懷希望的。

在東城門外不遠的小山邊,他找到了一間小木屋。那所小屋破爛殘舊,屋頂還有蜘蛛網。圍欄、外牆、大門和其他地方都可以看到有不少修補的痕跡。木屋的殘舊程度和加百列家絕對是不相伯仲。

木屋的大門上掛著一塊封塵三尺,似是快要掉下來的牌子,隱約地看到「Magic TakeAway!」幾個大字,在大門旁邊更豎立著一塊牌子,寫著「只做外賣,謝絕光臨」。

加百列心想:「不是吧,該不會是這裏吧!我…應該要找錯地方了。這家破店子怎麼看也不像是個會用60萬布尼請外賣員的地方,而且還有謝絕光臨的奇怪牌子!這不會是家黑店吧?還是弄人肉薄餅的店子?這樣的地方我真的要進去嗎?」

在門前考慮了好一會兒後,顧慮到自己真的很需要錢份上,他還是決定要進去碰一碰運氣。他在心中不繼地安慰自己或許情況沒有他想的那麼差,或許裏面是很豪華的地方,畢竟不能白白浪費掉這樣的一個難得的最後機會呀!就算真的有什麼不對勁,到時候立刻逃走不就行了嗎?

由於他實在是太緊張了,所以連門都沒有敲,閉上眼睛一口氣把門推開了。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只見店子的內部跟外貌完全是同一個風格,也就是說一樣的殘舊不堪。方型的店子右邊有張「傷痕累累」的櫃檯,櫃檯坐著一個老婆婆和一個年青男生,左面有一個刻有「製成室」的木門和一個與「製成室」相通的窗子,而正前方則有兩扇上鎖的鐵門。

「是哪個小鴨蛋?看不見門口的牌子嗎?我們是『只做外賣,謝…」那個老婆婆中氣十足,本來打算要放聲大罵。她抬起頭來想看看到底是哪個瞎子膽敢撞進來。當她看到站在門口的這個小男孩時,她突然呆住了,她的一雙眼睛驚訝地瞪著眼前的小男孩。

「路…路西法?」老婆婆輕聲的問。

「老……老太太,你好!你是在叫我嗎?我不是叫路西法,我叫加百列,加百列‧安達。我……我是想來這裡應徵外賣員的。」加百列生硬地微笑著。
「老嫲子,不可能是路西法先生啦!」

男生在婆婆耳邊輕聲說。

然後他又微笑地看加百列說:「看來我發出去的告示單張成效很高哦!才不到半天就已經有應徵者來了。安達先生是嗎?歡迎來到『Magic TakeAway!』。我是這裏的副店長古華特‧克斯,這位是我們的店長瑪莉安‧紅桃,店裏大家都叫她『老嫲子』。好!麻煩你先把告示給我們看一下。」

加百列把手上的告示交給他,他和老嫲子便開始慢慢地閱讀告示上的內容,就好像他們完全不知道告示的內容似的。

「哦!看來你現在的情況也蠻惡劣的。」老嫲子把視線從告示轉移到加百列身上,「而且想要的薪金也蠻高的。」

「這…這薪金不是你們店子所訂的嗎?」加百列覺得有點奇怪。

「對…但也不對。其實這是由我創造而非常精密的魔法….」古華特正打算開始解釋這箇中的玄機。

「好了古華特,你這張告示裏那不可思議的道理,就算是說十遍,我想這小鬼也完全不會聽得明白的。」老嫲子由上而下仔細的打量了加百列好幾遍。

「小鬼,轉個圈來看看。」加百列立刻轉了個圈。

「小鬼,走近一點,讓我看清楚你。」老嫲子站起來,招手示意叫他靠近一點。

老嫲子把頭伸近他,很認真的聞了一下,然後自言自語的說:「奇怪…真的很像……」

加百列看見老嫲子想得入了神,就問了一句:「那……請問……」

老嫲子回過神來說:「哦!不好意思我想入神了。那……雖然你並沒有我預期中想要的那麼理想,人又疲弱,又沒神沒氣,而且還附帶這麼多惡劣的狀況。但最近生意多了,人手實在是不太足夠,而且在這個時間能找到一個能使用魔法的人已很難得了。看來我也別無他選了。」

「你的意思是說……要請我?」加百列緊張地問。

「如果你不想做的,那就算呀。」

「當然不是呢!我很需要這工作的!要是你們不請我,我就慘了啦!」

「好!那就這樣定了!簽下它,然後明天準時八時回來上班吧。至於薪金方面……告示上寫多少就算多少吧。」老嫲子拍一下手,一份合約和一支鋼筆就在加百列面前漸漸地出現,浮在空中。

加百列雖然覺得這件事很奇怪,很不合理,但還是沒有多想就立刻在合約上簽上自己的大名。合約立刻自己卷起來飛到老嫲子手上。

加百列再三謝過店長和副店長的聘用後,便像重獲新生似的,充滿希望的離開了。

「這張告示恐怕又是古華特弄出來的無聊玩意吧。」加百列才剛離開,一把男聲從店子左邊寫著「製作室」的大門後傳出來。

話才剛說完,門縫就冒出了白色的煙霧,煙霧迅速凝固,在大門前變成一個男人,他有一頭銀色長髮,髮下有著清秀帥氣的臉,以及和其清秀帥氣臉蛋不太合襯的魁梧身軀。
「還以為會請到個怎樣優秀的人才呢,沒想到最後竟然只是招來這樣的小鬼。」他以淘氣的語氣,微笑地看古華特說:「唉!小古華特的魔法果然是只有這個程度而已!」

「去死吧!青海你這傢伙!」

一支鋼筆立刻從櫃檯飛向門前的銀髮男生,同一時間那被攻擊的男生微笑著變回煙霧。煙霧經門縫回到「製作室」。

銀髮男生消失後,只看到鋼筆已插在大門上,弄出一條長又深的裂紋。而櫃檯內的那個原來像是十分斯文的古華特副店長則被氣得咬牙切齒,手握拳頭,兇巴巴地看著「製成室」的門。

老嫲子完全沒有理會他們,她拿起櫃檯上的紅茶細細的品嘗著,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真的很像,不單是外貌,就連那魔法的氣味也幾乎完全一樣。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嗎?還是…是命運的安排?」

Facebook及Youtube專頁

  • Facebook Classic
  • c-youtube

© 2015 by Glastree Press Limited.

​玻璃樹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觀塘巧明街116-118號萬年工業大廈13樓A09室              電話:2612 2748              傳真:3705 2710